电压子mogege

【红烧大肉】圣骑士X暗牧

快要饿死在坑里,于是找太太约了车!

作者是不吃小朋友←这位太太,自己又在原文基础上做了幅度较大的修改_(:зゝ∠)_

感谢太太的腿肉,吃得满嘴流油^q^

——————绿黑黑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圣骑士:诺森·加兰

暗牧:格林·布莱克


深沉的夜幕将整个城市笼罩在内。

 

虽然已是后半夜,但这家位于城郊,由人类和精灵合资开办的酒馆仍旧挤满了客人。暂驻歇脚的疲惫冒险家,为生活中的失意而买醉的颓废青年,还有些抱着不可描述目的的闲散客人正在四处张望……这情景居然比白天还要热闹几分。

 

布莱克盯着杯子里深红色的液体,整个人慵懒的趴在吧台上,苍白的脸颊泛起一丝红晕,眼神朦胧,看起来已然有了几分醉意。不断有客人从他的身旁经过,偶尔有人停下脚步,好奇的将这个看起来天然无害的银发青年打量一番。甚至有几个酒兴上头的家伙试图上前搭讪,却无一被他瞳孔中一闪而逝的红光吓到,选择匆忙走开。

 

天边逐渐泛起了鱼肚白,睡眼惺忪的客人们也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酒馆。轮班的侍应生将吧台和桌子上的空杯空瓶清理一空,开始为白日的营业工作做准备。

 

似乎是在远处默默观望了许久,眼看着酒馆的客人越来越少,妖艳的女郎终于下定决定,拨弄了两下自己美丽的赤红色长发,妩媚地扭动腰肢,踩着猫步向布莱克的方向走去。

 

“我说,这位英俊的先生。眼看这样一个美丽的晚上即将过去,您不觉得可惜吗?”

 

布莱克抬头看了她一眼,似乎想要伸手去触碰对方那精致小巧的下颔,却因为头晕乏力而不得不中途放弃,“所以小姐您的意见是……”他嗓音绵软,带着醉酒之后特有的沙哑,很是撩人。

 

暧昧的话语让女郎认为自己势在必得,俯身凑近布莱克的脸,柔软的手掌已经搭上他的肩膀,说话时有意无意将温暖的酒气喷在布莱克脸上:“跟我走吧。我发誓,绝不会让您感到遗憾。”

 

布莱克扯扯嘴角,露出一个轻佻的笑,眼中却看不到丝毫的笑意,“……是吗?”

 

女郎咬了咬嘴唇,正要进行进一步的引诱,搭在布莱克肩上的手却突然被人拍开了,她心中一惊,赶紧回头看去。一个身着教廷正装,和这里气氛格格不入的男人正面无表情的站在她身后,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她。

 

“加、加兰先生……?!”女郎失声叫出了对方的姓氏,下意识的收回手,并立刻和布莱克拉开距离。倒不是诺森·加兰本身有多么的人尽皆知,只不过这位伺机猎艳的女郎恰好是一位情报贩子,混迹于人群精通各类信息情报的她,怎么可能不认识诺森·加兰,这个在教廷中以严肃刻板而出名的圣骑士呢。

 

虽然并不清楚这位银发青年和诺森·加兰的关系,但女郎已经识相地准备开溜了——她敏感地察觉到了方才那冰冷目光中暗含的警告与危险。

 

与此同时,诺森弯下腰去,抬手抚了一下布莱克泛红的脸颊,“喝了多少?”

 

布莱克嘿嘿一笑,比出一根手指,“一、一打?”

 

诺森眉头微皱,伸手就要把人扯起来,布莱克却耍赖似的趴在吧台上不动,“诺森,干嘛臭着一张脸啊你,我就是喝了一点酒嘛。”

 

诺森对他这个“一点”的概念不置可否,强硬地把人提起来朝外走,“你醉了。”

 

“是吗?”布莱克闭着眼靠在他肩上,懒洋洋地回答,“那我怎么还能认得出你呢。”

 

诺森没有接话,布莱克也毫不在意,继续自顾自的不停说下去,“我——伟大的格林·布莱克!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喝醉呢?!怎么可能难过呢?!怎么可能!”

他顿了一下,倏然压低了声音,嗓音哑哑地低语,“……喜欢你。”

 

诺森眉头一跳,薄唇微张想要说些什么,最终却只是抿得更紧。布莱克也安分下来,扬脸看着他,小心翼翼地唤道,“诺森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布莱克没有再说话。诺森等了许久也没能等到回应,只得低头去看他。

 

布莱克的脖子微微侧斜着,银色的发丝柔软地垂向一边,露出被遮盖住的湛蓝眼瞳,上面覆着一层薄薄的清浅液体,倒映出诺森沉静的面孔。

 

好端端的突然哭什么?

 

这让永远冷静,镇定,又理智的诺森有了那么一点点无措。

 

布莱克眨眨眼,那层浅薄的泪水便聚集成泪珠,顺着他的脸庞滑落下来。诺森微微叹了口气,抬起他的下巴俯身吻了上去。

 

直到将那颗泪珠吻干,他才抬起头直视着布莱克的眼睛,“别哭了。”

 

布莱克望着他,对方的表情依旧严肃,却努力做出撇脚的安慰,忍不住勾了勾嘴角,“干嘛摆出这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。诺森,难道你就从来没哭过?”

 

诺森缓缓摇了摇头。

 

布莱克沉默了很久。诺森以为他又要突然感情爆发,正要说点什么,布莱克却突然搂住他的肩膀,语气甜蜜却又答非所问,“好吧,你很厉害,我输给你了,走吧。”

 

大概是那多余的酒精随着水分一起蒸发掉了,布莱克看起来清醒了许多。他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,松开搭在诺森肩上的手,两人肩并肩并排走在一起。只是没安分多久,布莱克就开始悄悄蹭诺森的手,后者抬眼看他,他却面上一派正经地瞎扯,“听说神圣天堂的物价又要涨了……”

 

诺森同样正经地点点头,趁布莱克下一次来磨蹭的时候紧紧扣住了他的手指。

 

布莱克笑了笑,习惯性的用指尖搔刮着诺森的掌心。

 

两人紧紧挨着,朝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

诺森的住所跟他本人一样,属于华丽阴郁的巴洛克风格,严谨大气,却没有一个仆人。习惯独居的同时,他也并不觉得自己需要其他人的照顾,更不需要以家仆的多少来显摆财力。不过,以往的阴沉冷清在布莱克这段时间的寄住下,无形之中已经增添了不少生气。

 

刚进门,布莱克就以讨厌酒气为由要去洗澡,一边脱衣服一边走向浴室。诺森跟在他身后,捡起地上的一件件衣物整齐叠放好,又取来干净的衣服放在衣架上。之后他才脱去外袍,换上干净的居家服在书桌前坐下,随手抽出一本史籍翻阅起来。

 

大概是看得太投入以至于忽略了时间,直到有两条散发着湿热水汽的手臂环住他的肩膀,诺森才反应过来。与此同时有人在他侧脸上亲了一口,“亲爱的诺森啊……”

 

“嗯。”诺森不为所动,手下的书籍又翻过一页。

 

布莱克有点恼怒,不轻不重的咬了他的耳垂一下,黏黏糊糊地抱怨,“你真无趣。”

 

“……”诺森没有说话,只是侧头瞥了他一眼。布莱克将湿漉漉的银发捋开一部分,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对妖冶的异瞳。此时它们正专注地看着他,透出一点点诱人的邪气。更要命的是,这家伙居然只穿了件外袍,松垮的外衣下,诺森只要稍稍压低视线,就能看到他敞开的衣襟内仍挂着水珠的胸膛以及——

 

布莱克一直静静地观察着诺森的反应,当看到对方的喉结微微滚动、放在书页上的手指慢慢蜷紧时,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快要达到了。

 

“要不要……来一发?”

 

恶魔压低声音,努力引诱着神情严肃正经的圣骑士。

 

诺森盯着他看了许久,蓦地起身,将平日里珍爱的书籍随意推到一旁,一手勾着膝弯,一手拖住脊背把布莱克抱起来,大步向卧室走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根据lof的尿性后面一定会和谐啦,所以就不放了~

做了网盘分享~

吃肉点我

密码kcz2


热度(7)

© 电压子mogege | Powered by LOFTER